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AD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感百科 > 正文

婆媳不合难同住 男子打三份工租房藏母养九年,李忠瑞事件

来源:简单百科整理 编辑:www.pubyd.com 时间:2017-01-10

  原标题:婆媳不合同住 租房母养九年 为兼顾两个女人的爱 他打三份工维持两个“家”

婆媳不合难同住 男子打三份工租房藏母养九年,李忠瑞事件

  昨日,刘相礼陪母亲散步

婆媳不合难同住 男子打三份工租房藏母养九年,李忠瑞事件

  目前,在妻子的谅解下,刘相礼已把母亲接回家。昨日,他又抽空回来陪母亲吃饭

  9年来,他对老婆说了上千个谎言,每一个谎言背后都是满心疲累;

  9年中,他身兼三职,拼命挣钱,供养着妻儿和另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;

  9年里,他把这个女人悄悄藏起来,只能偷偷抽点时间来陪伴。

  这样的隐秘曾让他苦恼,但他必须这么做,因为这个被藏起来的女人,是自己母亲……2007年春节,西昌的上门女婿刘相礼,把母亲从会理老家接到家里住,但母亲与妻子闹得不可开交,争吵中,妻子还喝下一瓶白酒以死相逼,坚决不同意老人在家里住。为了家庭和谐,刘相礼只好在西昌城里租房供养母亲,并对妻子谎称已将母亲送走。

  9年来,他将两个“家”一肩挑,一头是母亲,一头是妻子。为了照顾好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他每天打三份工,一份工资用来供养母亲,一份工资上交妻子。他保守着秘密,把母亲藏了整整9年,赡养了整整9年。

  爱的供养

  ■他起早贪黑打着三份工,维持妻子和母亲两个“家”,同事们都觉得他很辛苦也很伟大,他笑着说,这是为了兼顾两个女人的爱,不得已作出的选择。

  ■回顾自己多年来的隐忍与艰辛付出,他一点都不后悔,也毫无埋怨,他说:为人子女要牢记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父母在世不供养,死后烧香白费神。

  妥协

 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

  他只好妥协:答应送母回家

  现年50岁的刘相礼,是西昌市兴胜乡人。1985年,他从会理县来到兴胜乡做了上门女婿。婚后,他非常勤奋,他外出当水电工,省吃俭用,除了家里的开销,挣的钱都存了起来。2004年,他花12万元在村里修起了一栋小洋楼。房子修好了,全家人都很兴奋,刘相礼却高兴不起来。因为他得知住在二哥家的母亲生活得不太好,他很想把母亲接来同住。于是,他多次向妻子赵宗翠提出这个想法,都遭到拒绝。

  2007年春节,刘相礼把母亲龚兴珍接到家中过年,但只住了一周多,母亲就提出要回老家。“母亲心直口快,她(妻子)也比较强势,两人经常吵架。”

  在母亲龚兴珍的观念中,自己作为长辈具有绝对的主持“家政”的权威,因此,儿子家里大小事,她都要管。而在媳妇赵宗翠看来,婆媳平等,加上婆婆是一个外来人,不应干涉家政。

  刘相礼心里也清楚,婆媳矛盾是“千古难题”,问题没那么简单。“婆媳两人生活在不同的时代背景和家庭背景下,双方的价值观念、生活方式、个性习惯都不同,相处难免有一些隔阂。”为了让母亲多住些时日,刘相礼只得两头劝,一边劝母亲安享晚年少管家事,一边开解妻子多理解老人。

  然而,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有一天,妻子和母亲吵得不可开交。妻子一气之下,喝下一瓶白酒,倒在客厅,借着酒劲嚷起来:“你要是把你妈接来我家长住,我就死给你看!” 妻子随后不省人事,幸好及时送医,才被抢救过来,“她从没喝过酒,全家人都被吓惨了。”

 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刘相礼只好向妥协,答应把母亲送回会理老家。但他心里依然郁结难解:“儿子修好了房子,老母亲却不能住,你说好笑不?”

  决定

  兼顾母亲、妻子的感受

  他选择秘密租房供养母亲

  虽然接母同住遭妻子拒绝,但刘相礼并没有放弃母亲。母亲的苦难,一直铭刻在他心里。

  刘相礼介绍,母亲龚兴珍小时在会理一吴姓人家做童养媳,每天吃不饱穿不暖,还常常挨打。后来,她带着未满月的儿子逃走,最后嫁到刘家。母亲先后为刘家生下7个孩子,加上带来的大儿子,共有8个孩子,3儿5女,他是老三。后来,儿女们长大成家立业,大儿被吴家带走,5个女儿远嫁他乡,刘相礼到西昌做了上门女婿。父母便把财产留给二儿子,跟着他一起生活。然而,二儿媳妇占据着家里的主导地位,婆媳之间常闹矛盾,无法在一起生活。老两口仍在山上的老土坯房居住,条件艰苦。2006年,老伴去世,龚兴珍唯一的依靠都没有了。2007年春节前夕,刘相礼到会理老家看望母亲,母亲一瘸一拐地来迎接他,一句话戳痛了他的心,“老三啊,家里没有吃的了。”

  母亲告诉他,她只能靠上山挖点野菜吃,前两天不小心摔伤了。刘相礼一阵心酸,决定把母亲接去西昌一起生活。但他没想到,这竟然引发了一场家庭风波。

  但是,刘相礼也没有责怪妻子,多年相处,,他认为妻子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。而且他觉得,妻子的理由按农村习俗来讲也不是全无道理——既然其他兄弟继承了家里的财产,就应该承担赡养老人的责任。“即便二哥不愿意照顾老人,家里还有这么多个兄妹,赡养工作可以大家来共同承担。”但,五个姐妹均远嫁他乡。按农村习俗,“嫁出门的女,就像泼出门的水,老母亲的赡养问题,不该由她们来负责。”

  刘相礼不想计较这些,“生我养我的是母亲,我总不能自己享福,把老母亲丢在一边不管。”那么,如何安排好母亲龚兴珍,成了他必须面对的问题。一方面,母亲绝对不能再回老家受苦;另一方面,也要顾及妻子的感受。他笑着说,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,两个人都很重要。

  于是,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租房供养母亲。“偷偷把母亲接到西昌,只要没人说,家里人也不会晓得。”说做就做,刘相礼立即到长安街租了一间屋,把母亲接到了西昌城里。接走母亲那天,刘相礼对妻子赵宗翠说,“我把母亲送回会理老家了。”妻子相信了。

  当时是2007年,刘相礼在西昌明珠酒店做水电工,酒店离母亲的出租屋仅几百米远,照顾母亲很方便。”自从把母亲接到西昌来后,刘相礼除了上班,每天总会抽空给母亲买菜做饭。但他不敢将此事告诉妻子,每次回家,都把这个秘密埋藏在心中。

  辛劳

  起早贪黑打三份工

  辛苦维持两个“家”

栏目分类

网站首页-版权申明-联系我们-网站地图-XML地图

健康百科-母婴百科-职场百科-情感百科-知识百科-历史百科-民俗百科-百科词条

Copyright © PUBYD.COM 版权所有 浙ICP备09065192号

Top